海证期货:聚烯烃或宽幅震荡

记者 郑菁菁 

2004年的一天,局域网的一篇散文引起了我的注意。那篇《西沙拾贝》写得清新婉约、细腻,作者叫“清风写意”。“清风写意”的笔法虽然有些稚嫩,但字里行间透着对西沙的浓浓深情。我突然来了灵感:何不在网上开展笔会活动,专门发表战士们的文学作品呢?这样做,既可以提供发表作品的平台,又可以引导他们开展文学写作,提高文学素养和精神品质。网络办很快设立了《西沙笔会》专栏。我也用化名向这个专栏投出了第一篇散文《西沙“老蔡”》,写通信连的一位女神枪手。没想到,散文引来众多官兵跟帖,对我的文章发表各种评论,有些官兵还就这篇散文展开了争论。我在一旁窃喜,这正是我想要看到的局面。于是,我又叫机关添了一把火,在网上发布了一条消息:水警区要从网络文章中选出一批优质作品,编辑成书。很快,网上出现了一大批战士创作的散文、诗歌、杂文、小说,在西沙刮起了一股强劲的文学风。网上笔会坚持了一年多,不仅数量大增,参与的官兵越来越多,文章质量也有了大的飞跃。于是,我就把这些“文学青年”召集到一起,让从未谋面的作者彼此认识,并拿出他们的新作现场交流,大家一起为作者提出修改意见。接着,我又请来几位军内外知名作家先后为官兵们授课、修改文章。2007年,由西沙官兵亲手写成的《我是西沙人》一书正式出版。200多篇散发着海味、岛味、兵味的作品寄托着西沙官兵的真情实感,也传达着他们追求人生高地的美好愿望。这本书如动员令一般,又掀起了新一轮的文学高潮。网上投稿十分踊跃,文学天地格外热闹。短短几个月,一批新作如雨后春笋,网上笔会生机勃勃,来稿数量大幅度增加。看到战士们有这样的热情,我又做出决定:把《我是西沙人》作为系列文集继续出下去。这个决定让许多还没有发表过作品的战士纷纷拿起笔来,写西沙的生活、写在西沙的感悟、写对亲人的思念和情感。许多官兵把印有自己文章的文集寄回家去,向亲朋好友汇报在海岛当兵的收获,同时,他们也把这本书作为西沙生活最珍贵的纪念。如今,《我是西沙人》已经出版了第三本,正在筹划出第四本。更重要的是,官兵们打牌喝酒的少了、侃山吹牛的少了、慵懒无聊的少了,他们在网络文学的天地中尝到了甜头、找到了方向,逐渐养成了良好的业余生活习惯,开始了高雅的精神追求。有的官兵甚至说:是网络带我走进了文学之门,而文学又改变了我的人生。南海舰队专业作家郭富文仔细通读了《我是西沙人》的全部作品后,深有感触地说:天下文章有西沙!社保

虽然遗产税这只“狼”暂时还来不了,但“未雨绸缪”方能“闲庭信步”,抓紧对遗产税的研究是很有必要的。在税制设计上,要紧扣调节高收入的主线,不能面向工薪阶层等中低收入群体征收。具体来说,一是设置高额度的起征点。国际上遗产税起征点基本都在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的15-20倍,如美国2013年的遗产税起征点为100万美元。现在流传的80万元起征点的说法,来源于10多年前有关部门拟推出的遗产税暂行条例草案,其内容早已不具可行性;二是设立最高税率不超过50%的多级累进税率。遗产继承所得属于非劳动所得,税率应略高于个人所得税标准,但也不宜过高,否则可能催生挥霍、浪费等不良财产观,不利于社会财富的积累与创造。例如,日本继承税就采取六级累进税率,其最低税率为10%、最高税率为50%;三是加强征管力度与可操作性,如采取便于征管的总遗产税制,探索与遗产税配套的赠与税制度,借鉴企业所得税中的双重税收管辖权、反避税制度等。此外,还应考虑如何设置合理的扣除项目以鼓励慈善事业,如何在央地间划分遗产税收益,遗产税收入是否专款专用于社会保障等问题。王宝强冯清疑同居

尽管安倍晋三派前首相森喜朗访韩多少可以缓和僵持的双边关系,但他在参拜靖国神社问题和慰安妇问题上的模糊态度,使“历史问题”依然成为发展日韩关系的巨大障碍。特别是安倍有关慰安妇问题的过激言论,使“历史问题”由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问题转向更受国际社会谴责的人权等敏感问题,使日本再次因“历史问题”陷入被动局面。韩安冉和婆婆互撕

昆明机场相关负责人表示,截止办理乘机手续时间调整为40分钟,将为旅客乘机预留更宽松的时间,减少因安检排队、寻找登机口导致的误机。同时也将提高航空公司的航班正常率,给广大旅客提供一个安全、正点、顺畅的乘机环境。人行道仅两脚宽

廖科长:有的会员就是不听你的,他就讲我要退出协会,我们也没办法。肯定有人不听的,这个毫无疑问的,不可能协会的影响力有这么大,但是大部分人还是比较听话的,就是一个行业自律嘛。总有一些人认为他更聪明,做一些小动作,这是免不了的。韩国宰5万头猪

扫码分享到手机

  • 联通